首页 > 程序人生 > 幽默程序员 > 谁说黑客都是死宅:黑客中也有社交达人
2015
11-10

谁说黑客都是死宅:黑客中也有社交达人

  群众心中的黑客形象总是反社会且离经叛道的,像藏在屏幕背后孤独的幽魂一般。上周许多媒体对黑进通讯软件 Talktalk 盗窃用户私人信息的小孩进行了报道。每日邮报的头版将他称为「几乎不离开卧室的孤僻的娃娃脸小孩」。太阳报把这个住在北爱市政救济房里与单亲妈妈相依为命且患有多动症的男孩称为「隐士」。他们也把他描写成对电子游戏十分狂热,仿佛这是能把他与寻常同龄人区分开的重要因素。镜报则引用了男孩邻居的话,说他「安静而害羞」,那位邻居还说小男孩常常滑着滑板出现在街上,不过倒是没提到他有没有像辛普森那样戴个破烂鸭舌帽。

  人们对这些年轻黑客(一般是男的)通常有两种刻板印象。一种是神秘莫测的大神,可以在暗处把信息变成金子,另一种就是这些青少年,可以把数据在几个小时内拖下来。媒体把这位北爱尔兰少年描绘成横跨这两种成见的黑客,说他还加了一些关于阶级与贫困问题的暗码,与那些朝别人家窗户上扔石子的小流氓不同,这位黑客的确掌握一些技术,虽然他承认了罪行,警方也依旧无法辨识。他像个误入歧途的神童,让人有点惋惜。参与这件事的第二位少年黑客也在伦敦西区被捕,他又是怎样的一个少年黑客呢?让我们静静等待接下来几天的报道吧。

  许许多多的黑客传说在民间广为流传,都快听腻了。《侏罗纪公园》里的 Dennis Nedry 是一个爱出汗的胖子,他的姓是乱序后的「nerdy」(书呆子/宅男),他也是一个没有道德感的计算机科学家,为了偷运恐龙胚胎黑了公园的安全系统。Boris Grishenko 是《黄金眼》里那个戴眼镜的苏联黑客,一个厌恶女人的极端自恋者,胆小又自负。Lisbeth Salander,《龙纹身的女孩》里的主人公倒是挺像如今的黑客精英——身材好,有魅力,穿皮衣,不过这套装束更符合她的另一个性格特征:非常内向,在人际交往上挣扎,在书中她还有偏执症、强迫症等精神问题,靠披萨和碳酸汽水过活。最近刚出的热门美剧《Mr Robot》的主人公 Elliot Alderson 也是个身受社交恐惧症困扰的年轻程序员,同时还有焦虑抑郁失眠药物成瘾等精神问题,他只在黑客行为中结识他人,被一个神秘的无政府主义者招募。

  Ian Reynolds 曾经是个黑客,但如已洗心革面去做安全顾问,帮助政府和企业抵抗黑客攻击,他认为人们对黑客的那些刻板印象都很过时且没意义。他说:「大家总认为黑客就是那些满脸痘痘和爸妈住在一起一天都窝在房间里的年轻人,这很不对。在现实生活中,对做黑客感兴趣的人格类型可不止那么一点。举个例子,黑客的众多手段里面有一种叫』社会工程』(简称社工),这门技术需要的理想性格就是开朗外向,社工型黑客需要能把人说得心服口服,能套话,这活不是那些社交恐惧的内向选手能做的好的。」身经百战的 WatchGuard 的首席技术官 Corey Nachreiner 表示赞同:「无论是对网络罪犯或是安全从业人员来说,那种刻板印象都是过时且错误的。」

  调查数据也支持该说法,研究报告显示,2013 年 43% 的犯罪黑客年龄在 35-50 岁之间,只有 8% 在 18 岁以下。这些黑客中接近四分之一为女性。攻击流量的近一半来自于亚太地区,印度尼西亚尤其多。黑客通常不是独自作战,而是有庞大的背后团队进行组织与管理。这是个非常成熟的黑色产业链,里面也有高管,中层管理人员和底层搬砖的。研究人员表示:「即便有个别黑客符合那种独来独往的刻板印象,也不能因此低估除此外存在的有庞大组织的黑客犯罪组织。网络犯罪是个大产业,许多高智商的人在其间非常努力,如果他们把这些功夫用到正道上,指不定有多成功。」

  拉斯维加斯每年都会举行世界上最大的黑客大会 Def Con,只要你去场上溜一圈,你就能知道黑客们都长什么样了。「从一头蓝发的时髦青年到 60 多岁蓄着山羊胡的老头,从咧着笑脸的小朋友到衣着考究的老教授,什么样的都有。根本不是一成不变的那种孤僻形象。」

  「黑客」这个词最初是中性的,1955 年在麻省理工学院第一次被使用,后来指对计算机科学、编程和设计方面具高度理解的人,随着时间推移,涵义逐渐变得越来越丰富。学者 Gnambs 最近发表了一份基于 1700 个对象的研究结果,探究人格与编程水平的关系。他发现内向和编程技能关系很大,同时智商、责任心也与编程水平紧密相连。开放性——一个人的创造力、对事物的好奇心也非常重要。但是,一个人是不是能令人相处愉快以及精神问题则与他的编程水平毫无关系。

  Gnambs 说:「群众普遍认为一个电脑程序员不应擅长社交,而是整日一心扑在代码上。我的研究发现,那些成见对于程序员来说的确蛮典型的,但不能因之而判断一个人的代码写的好不好。换句话说,最不会与人打交道的程序员并不就是那个代码写得最好的。「

  但是这种刻板印象短期内不会消失,因为人们在数据被盗的时候总想要一个理据服的替死鬼。「黑客攻击是当今世界离我们最近的未知又难以解释的力量,仿佛是现代的魔法。「黑客学校的创办者 Herzog 说,「所以迫害掌握这种魔力的人也就一点也不足为奇了,我们改变不了这一点,但是我们可以多教教年轻的黑客人性和同情心是什么。」

  来源:guardian 翻译:TECH2IPO

关注代码技巧 回复19领350本编程书籍

代码技巧

查 看学习编程5个常见的疑问